两生花

我坠在这冰冷的水里,目之所及尽是浓重的化不开的墨色,触不到边界,没有尽头。是你将我囚禁,可知待我回来时你要付出的代价?

01.血染红妆

烛火摇曳,一位红妆少女端坐对镜梳妆。她生的极美,明眸皓齿,柳眉杏口,眼波流转之间就勾了人

的心魂去,但一颦一笑之中却藏着几分冷漠。少女妆成,灿若桃花。她盯着铜镜端详片刻,唇边勾起一抹笑,却不带一丝温度。

门外传来轻叩声,婢子早已在外面恭候多时,今日是她出嫁的日子。她随手一扬,铜镜落在地上,顷刻之间跌的粉碎。“小琴,你就想这面铜镜,就算前一刻还是镶金戴玉,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现在,也成了一文不值的垃圾。”少女说完,吹熄了蜡烛,站起身来推门出去。屋子里漆黑一片,然就在这漆黑的空屋之中,不知是谁,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婚礼很是热闹,李宝儿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,她的一生从未被这么多的人关注过,她虽是李家的次女,但却是庶出,她又不似长姐聪颖惹人怜爱,反倒有些孤僻凉薄。一个人若生性不被人喜爱,那么她就注定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宝儿便是如此。

她蒙着盖头,眼前是一片鲜红,似乎无边无际的蔓延下去。终于挨过了婚礼上漫长而又冗杂的各种仪式,她被丈夫嘉骏牵着,走到了婚房里。宝儿的手微微有些颤抖,她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,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蒙蔽了她的心,她没有发现,牵着她的手湿润,泛着一层青白色。脚下的青石板不断有水迹流下,滴答滴答,深深浅浅的痕迹斑驳,连成了片。

不知走了多久,穿着小号婚鞋的宝儿有些乏了,这鞋本是做给姐姐的,她穿着总有几分别扭。酸痛的感觉从趾间向上蔓延,伴着一股潮湿的水汽。不知不觉间,鞋袜竟然有些湿润了,紧接着,宝儿清晰的感觉到了裙摆紧紧的黏在自己身上,一股刺骨的寒意袭来,整个人像是沉浸了水里。

水……李宝儿惊叫着掀开了自己的盖头,她惊恐的发现,一直牵着自己的人并非日思夜想的郎君,而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。它穿着和自己一样的鲜红嫁衣,正在将自己领到一个红莲盛开的荷花池里。

尸体像是在水里浸泡了很久的样子,它的血肉已经脱离了筋骨,整个身体像是吸足了水的海绵一样蓬发起来,发白的腐肉挣脱了嫁衣的束缚,从领口袖口之中溢出来。它头戴凤冠,一头长发凌乱的盖住了大部分眼眉,但仍能看到那张惨不忍睹的脸颊上打折卷儿塌下来的皮肉,还有几乎铮裂的眼眸。这幅狼狈的样子却穿戴着华丽的嫁衣,显得分外滑稽可笑。

“姐姐……”宝儿迟疑着叫出这个名字。

尸体咧开了嘴,无声的笑起来。

红莲怒放着,水里的倒影亦是一片赤色,看起来倒像是满池的血。宝儿拼命的挣扎,但尸体紧握着她的手,一点儿都挣不开。水渐渐向上漫,没过了宝儿的膝盖,腰肢。她惊叫着,越来越深的水里似乎有无数双手,撕扯着她的身体,将她拖到这无尽的深渊里。李宝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那具尸体般渐渐膨胀起来,她看着肿胀如藕节般的双手,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突然之间,宝儿眼角的余光看到水面上悠悠的飘过来一只匕首,那上面刻着她的名字,那个瞬间,她突然停下了挣扎。她清晰的记得,这把匕首,该是和姐姐的尸体一起沉进荷花池的。

02.命殒莲池

一个月之前,李府,红荷池畔。李宝儿坐在花园里的一座假山之上,望着遥不可及的天边。今天齐家前来提亲,那扬州城里唯一可以与李府媲美的大家族,且做的都是经商的买卖,若能嫁到那样的家族去,今后定是前程似锦,但是宝儿明白,这样的好事自然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。

齐家要娶的,是她的姐姐。所以,李宝儿索性远离那热闹的人群,独自躲在假山上,可是原本的平静却被一声呼救声打破,她惊讶的看见,不远处的荷花池里,有个人影在飞快的浮沉。那个人身着一身熟悉的粉裙,分明是李小琴。

宝儿迅速的跑到荷花池边上,张口想要喊人,不知为何,嘴里却发不出一点儿动静。一个可怕的念头像是夏季疯长的草一样飞快的占据了李宝儿的心,若是姐姐死了,那么,嫁去齐家的就该是我了。正巧四下无人,她便淡然的看着水里的波澜归于平静,当最后一丝水纹都化为虚无的时候,李宝儿转身欲走,突然,哗啦一声,一只手从水里探了出来,捉住了李宝儿的脚踝。

李宝儿强忍住了尖叫,她转过身,那竟是李小琴的手。都过了这么久,她还没有淹死吗?怎么只伸出了手来,但是当时的宝儿根本来不及想这些,她飞快的从腰间拔出贴身的匕首,刺向了正抓着自己的那只手。锋利的刀口划破了那白皙的肌肤,手一松,滑进了水里。正在这时,李宝儿突然看到小琴的眼睛,透过波光粼粼的水面,正死死的盯着她。一双眼睛里满是赤红,仿佛那灿烂的红莲李宝儿一惊,手里的匕首滑进水里。她飞快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,裹上棉被,但是心里的寒意得不到半点舒缓,她抑制不住的颤抖着,眼睛里满是李小琴落入水中的那个画面。

之后的日子,李府乱成一团。半个月后,李小琴的尸体才从莲花池里浮上来,她已经肿胀的不成人形。所有人都惊讶于她的死,没人怀疑到是宝儿做的。最初的恐惧过后,李宝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李家封锁了李小琴殒命的消息,宝儿不再是那个李家卑微的庶女,她成了顶替李小琴,嫁入齐家的李家大小姐。

03锁魂铜铃

齐府上下人声鼎沸,所有人都挂着一张笑脸,到处充斥着喜悦,可是突然间一声惨叫划破夜空,那是从新房里传出来的,凄厉的叫声。当众人赶到的时候,只见李宝儿手里握着一把匕首缩在墙角,她浑身上下湿漉漉的,左手处从手腕那里生生被斩了下来,断口处喷涌而出的血液溅在地上,仿佛一朵朵红莲般绽放。

喜悦的氛围戛然而止,这场婚礼成了扬州城里的老百姓茶余饭后最钟爱的谈资。坊间流传着各种传言,版本众多,但是流传最广的还是说李家小姐被冤鬼缠身。李家虽说没有被退婚,但是李宝儿却被送回了李家。齐嘉俊说只要她能康复,还是愿意娶她为妻的。只是李宝儿夜夜在梦魇,她的哭喊声半个扬州城都听得到。无奈之下李家公开张榜请能人异士上门,只求将邪灵驱逐。只是胆敢揭榜踏入李家的,没有一个能再出来。久而久之,李家几乎成了所有人避之不及的凶宅,甚至连生意上的往来都断了。

一日夜半,李老爷惊讶的发现今夜李宝儿没有像往常一样彻夜的哀嚎,她的闺房里很是安静。李老爷心生疑惑,他叫着几个家丁一起,装着胆子推开了宝儿的院门。如许的月光下,竟有一个邋遢的乞丐坐在院落中央的凳子上,他的手里抓满从桌上拿的点心,正往嘴里塞,而他的眼神却很是严肃的盯着手里的一直一个铜铃。

“你是什么人!到我家小姐的闺阁里做什么!”家丁冲乞丐喝道。

乞丐咧嘴笑了笑,他满口都是点心,说话含糊不清:“当然是来救你家小姐的。”说罢,乞丐将手里吃剩的半个点心随手一丢,将那只铜铃递给李老爷看。“谁要害死你家千金,竟在这儿挂了锁魂铃。”李老爷看了看,铃铛里塞满点心渣,已经无法再发出声音了。

“那分明是镇魂用的法器,是齐家公子在庙里求来的宝贝!你这叫花竟然如此亵渎!”李老爷劈手夺过铃铛,用力摇晃着想要将点心渣晃出来,乞丐也不组织,只是在一旁笑着。当越来越多的点心渣掉出来,铃铛突然响了一下,随即,原本安静的呆在房里的宝儿突然尖叫一声,她屋子里的烛火一闪,突然一个硕大的人影扑到了门上,门板上瞬间溅上了诸多水渍,散发着一股粘稠的腥臭味。李老爷一慌,铃铛脱手,眼看就要砸在地上,乞丐急忙弯腰捉住,一边用泥巴重新将铃铛堵死,一边嬉笑着说:“是哪个混账寺庙把这害人的玩意儿给你们的,依我看该一把火烧了那庙!这是锁魂铃,有它在你们宅子里,冤魂就会被聚集在这儿。你们小姐不被缠上才怪呢。”

铃铛声停了之后,那个巨大的身影软绵绵的从门板上滑落,像是一滩烂泥一样。乞丐推开门走进去,之间宝儿瑟缩在地板上,她的衣衫湿透,口鼻之中也不断的溢出水来,她喃喃的说着姐姐,放过我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“看来小姐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。”乞丐说着,“她口中的姐姐是谁?”

“是我的大女儿李小琴,她一个月之前淹死在了荷花池里。这么说,她是被宝儿害死的?”李老爷盯着地上的宝儿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“大小姐的尸体入土了吗?”乞丐沉死了半晌,突然开口。

“半个月前已经入土。”李老爷回答道。

“那么,恕在下唐突,可否开棺看看。”乞丐说着,扶起了地上瘫软成一团的宝儿。“请将二小姐送到佛堂暂住吧,再关在这里,她怕是要疯掉了。”

04.佛堂死地

晌午,炙热的阳光炙烤着扬州,但一处荒郊里却显得寒气逼人,两个蒙着黑纱的伙计苦着脸一铲一铲的挖着一处坟冢。不久,乌黑的棺材就漏了出来,乞丐甩甩手,示意两人退后。那个棺材虽是埋在黄土下,可却不断有水珠从棺材里面渗出来,很快就汇成了一小洼。那洼水是竟乌绿色的,粘稠滑腻且恶臭逼人。

乞丐好像一点儿都不嫌弃棺椁不吉,他直接上前撬开了封馆钉,然后一震力,启开了棺材。出人意料的,那具棺材里面竟然装了半棺沤烂了的水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。“尸解成妖,看来是复仇去了,真可怜。”乞丐转过身看着李老爷,“你的两个女儿都要保不住了。”“什,什么!”李老爷闻言一惊,他的身体颤抖着向后退去,最终跌坐在了地上。

“你不惜花重金请人驱邪,恐怕不是为了你的爱女,而是想她康复之后回到齐家。你现在家境破落,李家齐家若还能结为亲家的话,多少可以挽回你的生意吧。”乞丐说着,每个字都重重的砸在李老爷的心上。

佛堂中飘散着一股腐烂的味道,偌大的寺庙此时寂静无比,空无一人。自从昨日李宝儿被送到这里之后,不知为何一种诡异的恶臭瞬间充满了整座寺庙,僧侣都认为是极大的不吉利,纷纷离去。李宝儿疯疯癫癫的瑟缩在一尊佛线身下,她的身上早已布满一条条哦血痕,那张原本倾城的脸颊已经破损不堪,左手的断腕一直没有痊愈,包扎的白布上全是干涸的血液凝成的酱紫色黑斑,甚是骇人。

咕嘟咕嘟,不知哪里传来的水声听的李宝儿全身一颤,她惊恐的四下打量,佛堂的地板上干干净净的,没有水迹,李宝儿微微放了心,她想要重新缩起身子,这时,突然有一滴水滴在了她的脸上。李宝儿漠然的抬起了头,在她头顶上方,一张乌绿色的脸正死死的盯着她看,那浑浊的瞳孔里藏了一汪脓水,在阳光的照耀下竟晶莹剔透,如玉一般。

“姐姐,我没有救你,你该怨我,可终究不是我想害死你。”宝儿没有惊慌躲闪,这么多天的折磨她已经受够了,先下只求速死。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看着自己这幅样子,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身上,衣衫褴褛,身上遍布着无法痊愈的伤痕。宝儿不觉笑出声来。“庶出,自从出生起我就注定低人一等。父亲疼爱的是你,仆人巴结的是你,我就什么都没有。好不容易,我替你嫁到齐家,你却不放过我。是啦,原是我不配……”她的声音越到后来越低,最后,她轻笑着,撞在一边的佛像之上。

乞丐和李老爷赶来的时候,李宝儿正撞在神像上。她一连数日都被梦魇折磨着,身上又伤痕无数,早就气息奄奄,只剩一副空架子了。现在这一撞,竟丧了命。乞丐看着一边的李小琴,它的怒气并没有因为宝儿的死而消除。它狠狠地盯着乞丐和李老爷,仿佛仇人一般。

乞丐仍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可李老爷却慌了神,他突然跪倒在了地上。“琴儿,是爸爸对不住你,你不喜欢齐嘉俊,爸爸就不该逼你嫁到齐家去。可是爸爸也是为你好,为我们李家好啊。况且你人都去了,就饶了爸爸吧。”乞丐颇为惊讶的看着李老爷,李小琴直勾勾的看了他们一会儿,突然像是蒸发了一样化成了一片氤氲的雾气,最终消失不见。

“她,这是走了?”李老爷问道。

“不是,在没有复仇之前这样的厉鬼是不会转世投胎的。可是,二小姐明明已经死了,它这是要去找谁报仇呢?”乞丐说着。这世间的事,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。

05.始作俑者

“少爷,这是这个月的账单,请您过过目。”一个满脸谄媚的家仆恭敬的双手捧着账簿,站在齐嘉俊的面前。齐嘉俊没有看,其实不看也知道,少了李家这个劲敌,齐家的生意简直如日中天,好的不能再好了。

“就是有点儿可惜了李小琴这个美人儿。”齐嘉俊想着。

那一日他与父亲携着礼金前去李家提亲,临走的时候突然看到李小琴一个人在荷花池边哭泣。虽然李小琴生的俊美也与齐家门当户对,但是齐嘉俊并不想这么早就成亲,一个人的生活多好,干嘛非要跟另一个人绑在一起。而且,他们这次来的真正目的,也不是为了娶亲。与李家联手显然不能满足齐家人狂热的野心,他们想要独享这扬州城。

齐嘉俊轻手轻脚的走到李小琴的身后,然后突然将其推入水里。李小琴在水里苦苦挣扎了很久,都没有人救她。本来她就要这样含冤而死,却无意之间抓住了李宝儿的脚腕。可是这一线生的希望却被李宝儿斩断了,李小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李宝儿,她想当然的认定,这是害死自己的人。

齐嘉俊在推李小琴入水后并没急着走,他担心李小琴没有淹死,之后的一且他统统目睹了。在李宝儿被小琴缠身之后,他索性又送了一只锁魂铃给李家,这样李小琴大概会永远缠在李宝儿身边,他大可高枕无忧。

想到这里,齐嘉俊神清气爽的很,他揣上了一把银票,走进了一家怡红院里打算潇洒一下。在一个包厢里,喝的醉醺醺的齐嘉俊倒在了床上,他看到朦胧之中一个穿着红衣服的肥胖女子背对着坐在他的身边。齐嘉俊有点儿奇怪,自己叫的明明是个瘦小娇弱的姑娘,怎么变成这样了。

不过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,齐嘉俊没有仔细思考,他也不想思考。他冲着身边的姑娘伸出了手。也许是喝得太多了,齐嘉俊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浸泡在一汪乌绿的脏水里,也没有闻出,身旁的人,从那一袭红嫁衣里,源源不断散发出的恶臭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