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的谎言

这年的春节,儿子陈达成又回不去了。

生意合作伙伴韩生半个月前出国,临走时向他感慨:想想我可真不孝,我老爸都80岁了,为了事业,这个春节我又不能陪老人吃年夜饭了。陈达成心里蓦然一动。韩生掌握着他公司40%的订单,一直以来他就想着怎样和韩生发展更进一步的合作关系,现在听到他有这样的感慨,陈达成忽然看到了某种希望。他拍着胸脯向韩生请缨:今年春节的年夜饭,我陪老爷子吃,你放心去办大事,家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。

韩生很震惊,震惊过后眼含热泪,一把握住了陈达成的手。

陈达成说到做到。腊月二十三那天,过小年,陈达成将韩大爷接到自己家里团圆,正笑语喧哗,弟弟从老家来了。

看到哥哥和一个不认识的老头子这样亲热,弟弟的眼泪下来了。窄小的书房里,他黑着脸盯住陈达成:“哥,钱是不是比爹娘都重要啊。”

陈达成的脸,—下子紫成了茄子。他皱着眉坐在椅子上,唉,弟弟哪里知道他的难处啊。他何尝不想回家,但是公司几十号员工的工资,爹娘的养老金,弟弟的新房子,所有这些哪点不得依靠那些生意伙伴?

为了让韩生更加坚定地同自己合作,他陪人家老子过个年又怎么了。自己父母啥时候不可以在一起团圆啊。

听他这么说,弟弟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:哥,你知道为了叫你回家,爹怎么让我同你说吗?他让我和你说他得了癌,大过年的咱爹都这样咒自己了,你说他们得多盼你回去啊。 陈达成就像被人狠狠扇了打一个耳光。

爹为了让他回去,竟然说了这样的狠话,他有点傻了。

按说,就为了爹这句话,他无论如何都得回了。可是,想想客厅里的韩大爷,陈达成又发愁了。

让他没想到的是,弟弟为了要哥哥回家,直接去游说了韩大爷,老爷子答应跟他们一起回乡下过年了。

陈达成终于回家了。大半年不见,爹瘦了,娘胖了。陈达成将新买的皮袄搭在爹肩上,偷偷附耳说了一句:爸,没有你这样的,让我回就回吧,干吗那样咒自己。爹瞥他一眼嘿嘿笑起来:你小子,要是我不这么说,你能回来么。

陈达成看着衰老的爹,眼睛再次湿了。他想起小时候自己每年盼着在外面打工的爹回来,也是这样欢天喜地,也是这样望眼欲穿。陈达成喉头哽哽的,多快啊,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。他长到了当年爹的年纪,爹却成了当年那个幼小的他。

陈达成忽然万分理解了爹为什么要撒那样的谎来诓自己回来。没有他,家里的年夜饭,怎么会团圆!让陈达成感动的是,爹很体谅他的难处,知道韩大爷的重要性,他拿出整个春节的所有时间只陪他—个人。

年三十晚上,韩生电话给爸爸拜年,韩大爷当着他们全家的面,将陈达成狠狠夸了一通。陈达成脸上有点发热,他着实没想到,这些天,爹和韩大爷拉的那些家常,说的都是他这个儿子多么好。

明亮的灯影里,爹瘦瘦的脸上有几分疲惫,却又尽是满足。陈达成眼角有点湿。爹尽最大努力将他拉扯大,现在老了,却也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帮助儿子的机会。

天大地大不如父母恩情大。陈达成彻底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
春节很快结束了,陈达成要回城了。临行前的晚上,爹将陈达成叫到自己屋里,他那么留恋地端详着儿子,好半天,说了一句话:儿子,爹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,今年我糊涂,说什么也叫你回来,你不会怪我吧。

陈达成脸腾地一下子红了.爹,你说啥,让我都没脸了。

爹的脸上,一朵欣慰的笑慢慢绽开:你不怪我就好,我已经拜托了韩大爷,让他儿子帮衬你的生意,爹能做的,就这么多了。陈达成重重点头,他发誓以后的每个春节都回来。听到这话,爹想笑,眼角却滚出一颗浑浊的老泪来。

陈达成回城了,不久,突然接到了弟弟的电话——爹不行了。

他魂飞魄散地赶回去时,爹已经咽气了。陈达成疯了一样冲着弟弟喊:怎么可能呢,过年还好好的。

弟弟呜咽着将一张诊断证明递过来。他们谁都没想到,爹当初撒的那个谎,其实是真的。

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,所以最后一个春节一定要和儿子一起过。但是,如果真的告诉他们自己得了绝症,他又担心,这个年,孩子们没法过。

爹要的,不过是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团圆,为了一家人的开心,他选择了隐瞒。而大儿子更成全他的是,在最后一个团圆的春节里,他有那么一个机会,可以拼尽最后的力气再帮儿子一次。

陈达成哭晕在爹的坟前。他现在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自己允诺以后每年春节都会回来时,爹会掉下一颗泪。

之后的春节,他再也无法同他们团圆了。

这个故事让我想起,父亲这首歌“都说养儿为防老,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……”,父母就是这样为孩子付出,为孩子活着……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